你好 欢迎光临 毛泽东同志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 (广州农讲所) 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详细
抗日战争必胜的宣传——浅述抗日期间叶剑英在广东的两次讲演——陈登贵
【发布时间】:2007-08-08 【类型】:农民运动 【点击次数】:342
        1938年5月2日,叶剑英应邀到广州国立中山大学作了《目前抗战中的几个主要问题》的讲演[①]。5月5日,他又在广雅中学作了《把握抗战胜利的基本条件》的讲演[②]。这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叶剑英返广东时所作的两次政治宣传,对激发广东人民的抗战热忱,坚定抗战必胜的信心有极大的作用。这两次讲演归纳起来,主要讲了以下几方面的内容:一、对广东抗战前后的形势作了客观的评价;二、对日军会不会进攻广东作了辨证的分析;三、对中国抗战的形势和光明的前途作了科学的阐述;四、对青年学生应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斗争作了动员。本文通过浅述叶剑英在广东的两次讲演,从一个侧面讴歌叶剑英对抗日战争的贡献。

一、对广东抗战前后的形势作了客观的评价
         因为个人的私事,叶剑英于1938年5月回到了已阔别十多年的广东。然他对广东的历史及现状是十分了解的,可说是了如指掌。他认为广东省与内地各省有不同的特点:一是民族性问题。指出“从历史上说,广东人民从宋朝南渡以来是被压迫而移民到南方沿海各地的,……我们的祖先身受外族侵凌,曾遗留给我们以很坚强的民族意识”[③]。二是广东是边海的省份,他指出:“广东民众感受帝国主义的威胁和压迫比内地各省人民更深,因此民族意识特别强”[④]。三是伟大的革命导师孙中山先生四十年来的奋斗,都以广东来做革命根据地。在大革命时期统一两广,出师北伐,但革命的向前发展,广东也成了革命的后方,成为奠定中华民族复兴的基础。他认为芦沟桥事变以后,“广东已不是个安全的后方,相反的它已成为南方战线的前哨”[⑤]
         接着,他分析了广东的抗战形势,对陈伯南(陈济棠)统治广东时的业绩加以充分肯定,指出:第一,在抗战发生后,“在东战场参加作战的广东将士,就曾经树立了很伟大的劳绩。”其次是“广东所建立的空军,在这次抗战当中,也表现出很强的战斗力,证明广东空军的建设是很有成绩。”再次,“在过去几年中,广东设立了不少和国防有关的工厂,这些国防工业,是和 民族的生存发展,民族革命,以至抗战的整个胜利,都很有关系”。最后,“在国防交通方面,也是呈现出相当的成绩。”他认为,广东“这种种成功,我们不能而且也不应该是陈伯南先生个人的功劳,应该是一切本省的将士和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⑥]。叶剑英对广东军民在这次抗战中的作用予以充分肯定,是对广东的党政领导和军民的极大鼓舞,对激励军民发扬革命传统、抗战到底有很大作用。
        叶剑英对陈济棠统治广东的劳绩作了客观评价。而1980年9月10日,邓小平在北京接见从美国回来的陈济棠之子陈树柏时说:“令尊治粤八年,颇有建树”[⑦],由此可见叶剑英和邓小平都对陈济棠统治广东的功绩给予充分肯定,这是不谋而合的。

二、对日寇会不会进攻广东作了辨证的分析
        对日军会不会进攻广东?叶剑英认为,“一般说来,日本帝国主义者如非到万分必要时候,决不贸然来挑动华南的战争,原因是:如果这样做,它必然威胁到英国在华的利益。”这是因为怕在国际上更形孤立。他接着指出:“但基本的原因是它在军事上没有把握,它的兵力不够分配。”他还从广东的民气很激昂,广东的民众是不好惹的,“最近,广东民众自动抗战的精神很旺盛,所以日本很知道进攻广东,并不同在别省那样容易”[⑧]。加上,广东的地形以山地为多,日军在这种复杂的地形下作战,没有把握。因而,他认为日军不敢贸然来进攻广东。
         接着,他指出,若因上述理由而认为日本人决不会来进扰广东,他认为“若肯定这个结论则对于我们是不利的,是有害的”[⑨]。他认为我们的眼光应该放长远一点,我们的估计应该顾及各方面。他还引用苏联的经验来教育大家,指出苏联的经济实力,国防实力都可以抵抗任何帝国主义的武力进攻,“但是苏联人民却没有说帝国主义进攻苏联的危险不存在。不仅不如此,相反的,它无论在那一个大会,无论在什么场所、刊物,谈到本身问题之后,必然严厉的警告它的国民,不要忽略祖国被敌人进攻的危险,同时告诉他们,惟有集中一切力量来充实国防的建设,社会主义的建设,把国家工业化,把农村集体化,才能击败敌人的进攻。”他认为“在广东方面来说,更应该如此”。“我们的一切宣传、组织、训练、煽动、解释和教育,都应该公开的训练和教育着本省的民众,使他们知道日本帝国主义者随时随地都有进攻广东的可能,并且响亮地告诉全国人民把全国抗战的空气变为紧张的热烈的总动员总武装,粉碎日本帝国主义的进攻阴谋,准备予侵略者以迎头痛击”[⑩]。他这种坚定的全民抗战的思想和准备随时随地痛击日本侵略者的决心,得到听众的好评和赞赏,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而且,他还以日军的飞机还在广州上空威胁我们,警报还没有解除的事实来告诫听众,日军随时随地准备进攻广州,要大家并动员广大人民拿起武器,准备随时随地抵抗敌人的侵袭。

三、对中国抗战形势和抗战必胜作了科学的阐述
        叶剑英在对国立中山大学的报告的第三部分,“这次中日战争局面将怎样发展下去”中谈到,现在中日战争已继续进行了十个月,已进展到第二期的作战阶段。还谈了蒋中正在召集全国团长以上将领开过一次重要的军事会议上,对第一期作战的经历、沉痛地深刻地指出暴露出来的弱点:“以为我们诚然的有很好的兵器,但我们没曾好好地对于它的使用上加以研究和训练,以致不能达到发挥它最高度的效用。我们诚然有几年的国防建设,但我们没有很能称职的人员去加以好好的执行。我们的士兵诚然很英勇的作战,但我们的高级将领并没曾尽力地指挥他们。因之我们第一期作战就不免于失败”[?]。叶剑英认为,“我们并不能因此而觉得悲观。相反地,我们觉得这次失败,正是我们中华民族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它给予我们一个深刻的认识、教育和反省,使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来改正我们的错误”[?]
叶剑英指出:“第二期抗战所表现的形势已经和第一期不等同了。我们军队的战斗力已提高了。我们的国防建设也更切实地在进行了,我们的民族自卫组织更发达了。……我们有许多军队,虽然在敌人的后方,但我们都建立了根据地,我们的军队,都不受丝毫动摇”[?]。他特别讲到“最近在临沂、台儿庄,都得到空前的胜利。这说明了第一期的失败教训了我们,使我们改善了战略指导,加强了我们军队的战斗力,提高了我们军队指挥上的效能,把队伍反弱变强,得到空前的胜利”[?]
        他在分析战略战术的问题时,认为主张单纯的阵地战,或主张单纯的游击战观点都是错误的。他主张应该换一个新的作战方式,就是,一方面正规军组成主力,在一些军事要点上和敌人打运动战;另一方面我们要进行广大的游击战,游击队要在敌人的后方活动,常常出其不意地袭击敌人;更重要的任务,是破坏它的交通线,使敌人断绝了后方的接济。他说:“假如我们截断它的运输线,就等于毁灭了它的生命线,使敌人陷入极不利地位,而暴露出它的弱点,我们就可以选择它脆弱的地方向它袭击”[?]。他分析敌人为了减少它在后方受到的威胁,必然要用许多部队来对付我们的游击队,在前线作战的兵力必然减少,我们在前方作战的队伍就容易战胜敌人、歼灭敌人。他说:“这种运动战和游击战配合起来的新的作战方式,在作战上,比从前进步了”[?]。还说:“战术进步了,战斗力加强了,我们有战胜敌人的把握了”[?]
        古人语,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叶剑英认为敌人在第二期作战中的问题最严重的,就是不论敌人前方的军队或后方的民众都发生厌战的倾向。有以自杀来反对对华作战的,在敌国内有卧车轨辗死来阻止自己的丈夫兄弟开往中国作战的,有在我八路军的宣传下,公然愿意缴枪的。还有日本的战债不断增加,国内财政困难;敌军死伤很多,其国内反战运动加紧等等。叶剑英的上述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敌人对我野蛮侵略与我们坚持抗战继续发展下去,使敌人在军事上、财政上,以至统治上的困难愈见增加,愈不能解决。而另一方面来说,我们继续抗战下去,我们就愈战愈强愈有把握战胜敌人,因此我们就有把握说,抗战到底,我们一定能得到最后的胜利”[?]!他的全面的科学的精辟分析,让听众信服,响起热烈掌声。
        叶剑英进而分析了我们的胜利的含义,指出:“我们的胜利不在于形式上,而在于隐藏在这种形式的背后和事实。我们打击敌人的结果,使敌人的兵力天天在消耗。在消耗敌人兵力、增强自己的过程中,我们就算是积累小胜成为大胜”[?]。因此,他认为不能计较一城一地的失掉。他说:“我们的将领不但要善于进攻,而且也要善于转移。我们的抗战,必然要实行这种办法,才能够长久支持,而我们才有取得最后胜利的保证”[?]。他的这种“积小胜为大胜”、“善于进攻”、“善于转移”、“长久支持”的抗战思想反映了一个伟大军事家的宏图大略,这与毛泽东同志关于持久战的战略思想是一致的。
         叶剑英在谈“国共两党最近的关系”时,指出:“国共两党,日前虽有若干摩擦,但决不会重演十年来惨痛内战的历史!”他还进一步强调,“现在我们过分强调过去的纠纷,对于当前的抗战是无益的”[21]。他认为对双方有争议的问题,一方面两党的负责人尽力设法消灭当中的矛盾和争执,一方面是抗战的经验证明了,如果不发动民众,作战不能胜利,不给民众相当的民主,不相当的改善人民生活,则不能使得广大的民众起来拥护抗战。他认为国共两党要逐步走上同一达到“和衷共济、通力合作的地步,更由此而保证了抗战的最后必得胜利” [22]
        叶剑英在对广雅中学师生所作的讲演中,对“抗战胜利的基本条件”谈了三点:“1、全国团结以对付日本。2、争取各国人民的同情和帮助。3、运用巧妙的战术,去克服日本的长处,来对付日本的短处”[23] 。他还对实现这三个基本条件逐一进行解释。他认为全国团结,关键是国民党和共产党要共同协商工作,去消除一切怀疑。“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团结,只有国共团结,才能求得全国的团结”[24]。他对怎样争取国际的同情的问题,指出:“中国的抗战是缺乏新的武器和技术人才,所以要求得胜利,必须有外人的帮助,才能支持下去”[25]。最后还指出:“中国只有努力地去克服困难,去利用国际形势,求得苏联的同情和帮助,民族解放战争是绝对可以胜利的”[26]
        在讲到“怎样运用巧妙的战术”时,他说,战争开始有人坚持要将全国精锐力量加以使用,以使日本知道中国的厉害,不敢再度进犯。他认为这就是以为战争短期的,这是主观的看法。事实已经证明了应吸取教训。怎样才能打败日本呢?他说:“我们应该以十个月来的战争经验,把阵地战、游击战结合起来,再配合以运动战”[27]。他在这个问题上最后强调:“我们的战术,就是将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配合起来,但这种战术是不易运用的。……所以,我们如果能紧紧地把握着这种战术,对于中国战局的前途,是绝对乐观的”[28]

四、对青年学生应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斗争作了动员
        叶剑英在国立中山大学作讲演前,听了黄先生说,师生已准备在暑假期间,分发到各地去做农村工作。叶剑英讲:“诸位深入到农村去,教育农村的民众,是很庆幸和钦佩的事。农村的民众,几千年来埋头于自己所享有的几尺土地上面,大家不过问国家的政治,诸位要教育他们,使他们知道本省是处在何等危险的境地,一旦敌人进攻到内地,他们将受到何等惨痛的压迫。这样教育他们,鼓励他们,使他们拿起各人的武器来,准备随时抵抗敌人的进袭”[29]。叶剑英的这番话,一是对中山大学师生暑假将发放到农村工作的做法予以充分地肯定;二是指出师生下农村要对农民进行宣传教育工作,鼓动他们拿起武器,准备随时抵抗入侵之敌。
        他在讲到八路军的近况时,指出:“八路军的发展,也就是抗日军队的发展。我们民众一方面应该为她的继续发展而感觉喜悦,同时更应该尽力来帮助她,使她更能负起她的抗日任务”[30]。这也是号召包括青年学生在内的我国民众应以实际行动来支援八路军,支援抗日军队。
        他在中山大学的讲演,最后说:“中华民族正如一叶扁舟漂流于革命的高潮中,她最后或能够达到独立自由幸福的彼岸抑或中途沉沦于苦海,这种命运,是操在我们民族自己的手上,而看我们是否有抗战到底的决心来决定”[31]!在中华民族处在最危险的时刻,叶剑英的这段话,是在号召广大师生,要为民族的独立自由幸福而战,要有抗战到底的决心。
叶剑英在给广雅中学师生的讲演中,更是一个政治宣传的动员。他在报告的最后说:“我们中国正如大海茫茫,今日中国的命运,正处在民族革命的高潮中。我们不是得到自由,就是在波涛中沉没。但是,这个命运是由我们去决定的。青年的同志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希望各位努力于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求得中华民族的自由,努力前进”[32]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中国开始进入全面抗战阶段。这是一场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非正义的战争。它决定着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前途和命运。叶剑英作为八路军的总参谋长,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建立了卓越的功绩。他在广东的两次讲演,是对抗日战争的形势和光明前途的政治宣传,对唤起广东乃至全国军民的抗战热忱,坚定抗日战争必胜的决心是有重大作用的。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叶剑英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贡献。


[①] 广东叶剑英研究会、中共广东省党史研究室编《叶剑英在广东》第6-30页,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3月出版。
[②]  《叶剑英在广东》第31-42页。
[③]  《叶剑英在广东》第7页。
[④]  《叶剑英在广东》第7页。
[⑤]  《叶剑英在广东》第7-8页。
[⑥]  《叶剑英在广东》第8页。
[⑦]  凌立坤、凌匡东著《陈济棠传》第1页,花城出版社1998年1月出版。
[⑧]  《叶剑英在广东》第9页。
[⑨]  《叶剑英在广东》第10页。
[⑩]  《叶剑英在广东》第10-11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3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3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3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4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5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5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6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7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8页。
[?]  《叶剑英在广东》第19页。
[21]  《叶剑英在广东》第23页。
[22]  《叶剑英在广东》第24页。
[23]  《叶剑英在广东》第35页。
[24]  《叶剑英在广东》第36页。
[25]  《叶剑英在广东》第36页。
[26]  《叶剑英在广东》第40页。
[27]  《叶剑英在广东》第41页。
[28]  《叶剑英在广东》第42页。
[29]  《叶剑英在广东》第11页。
[30]  《叶剑英在广东》第30页。
[31] 《叶剑英在广东》第30页。 [32] 《叶剑英在广东》第42页。
Copyright 2017-2020 www.gznjs.cn All Rights Reserved
毛泽东同志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ICP备18020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