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欢迎光临 毛泽东同志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 (广州农讲所) 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详细
林锵云与珠江三角洲地区抗日游击队的建立——吴石坚
【发布时间】:2007-08-08 【类型】:农民运动 【点击次数】:343
        林锵云是珠江三角洲地区抗日武装部队的创始人,曾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司令员。他从十余人、几支破枪开始,数年间发展成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珠江纵队。这支队伍,被萧克上将誉为“我党在珠江三角洲敌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一面旗帜。”[①]
        珠江三角洲地区的抗日游击队,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起来的。在林锵云的领导下,游击队通过与吴勤领导的广游二支队为代表的地方武装的联合,实行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沙湾初战,显示了游击队抗日的力量所在。
林锵云,1894年生,广东新会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青少年时期就追求真理,投身革命。先后积极参加了香港海员大罢工,省港大罢工,广州起义。1931年,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南方特派员。在广州、香港、上海的工人运动会中,他站在斗争前列,组织广大工人维护自身权益和开展革命斗争工作。1932年,在上海不幸被捕入狱。敌人严刑折磨,他坚贞不屈,共产主义信仰毫不动摇。抗日战争爆发后,逃出了监狱。1938年回到广东,任中共南(海)番(禺)工委委员,开始投身于伟大的抗日战争。
        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在中共粤中特委书记罗范群的领导下,林锵云决定开展敌后武装斗争。“林锵云同志从顺德县来到赤坎镇找我帮他接上和省委的组织联系,我从他的汇报中得悉,南海、顺德两县相继沦陷后,南顺工委同省委失去了联系,但他带领当地的大部分同志坚持下来,并已着手组建农民抗日武装,准备开展对敌武装斗争。”[②]按照特委的部署,他返回顺德。1939年2月,林锵云发动了10多名青年党员和农民,在大良建立了顺德游击队。
        1939年,日军先后二次扫荡大良,游击队粮款来源断绝,生活十分困难。林锵云和队员黄云耀先后去香港,和粤中特委接上了头,商量解决供给问题。他们又去澳门筹款,得到爱国人士姚集礼的支持。“那时我去特委开会,黄云耀说有个朋友在澳门送来一千元,还说红旗插上大良,送‘一打’(12支)快制驳壳枪和多少钱。本来省委要给我们多少钱,见到我们有一千元就不给了。带了这一千元回来,解决一些困难。”不久,范志远带领了南海游击队的10多名青年参加,并送来了5支长短枪,林锵云领导的游击队伍发展到30余人。“见到范志远和土匪合作,我说:‘和土匪合作不好吧。’他说:‘没饭食怎么办?东北义勇军都和土匪合作。’我说:‘合作是把土匪合过来,不是把我们的队伍合过去’。”[③]
1940年3月,日军第三次扫荡大良后,林锵云率领游击队转移到了禺南大石,并与广州市区游击队第二支队政训室主任、共产党人刘向东取得了联系,商讨与广州市区游击队第二支队司令吴勤合作的问题。吴勤是南海人,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南海农民协会委员长。大革命失败后,他只身亡命南洋,失去组织联系。抗日战争爆发后,吴勤回到广州、佛山,组织抗日义勇队。广州沦陷后,被国民党的广州市长曾养甫委任为广州市区游击队第二支队司令。吴勤本人积极要求我党的帮助,很想靠拢党,曾提出希望恢复党的关系的请求,但中共广东省委暂未批复。“吴向廖承志同志要求恢复党籍,廖要他写揭露托派活动的文章。他迟迟不写,后来也没恢复他的党籍。”[④]刘向东受到省委的委派,在吴勤领导的广游二支队任政训室主任,主持统一战线工作。
        1940年8月,中共南(海)、番(禺)、中(山)、顺(德)中心县委成立,罗范群任书记,委员有林锵云(管军事)、陈翔南、刘向东、严尚民、谢立全、谢斌。中心县委决定将林锵云领导的游击队,编为广游二支队的独立一中队,用党的这支武装去影响和改造广游二支队。谢立全、谢斌是延安派来的军事干部,参加中心县委,他们在珠江三角洲地区游击队的建立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谢立全化名陈明光到广游二支队任教官,谢斌化名刘斌任参谋,但他们吃住都在独立一中队。刘向东把中心县委的安排告诉了吴勤,他表示完全同意这个决定。9月,广游二支队独立一中队成立,林锵云任中队长,部队的驻地在番禺涌边村。
         独立一中队到涌边村才一个月,便投入了反击日伪军进攻沙湾镇的战斗。沙湾是番禺县的一个依山傍水的市镇,市况繁盛。这里有几千户人家,大都是何姓,何键与何成组成他们当中的主要集团。1940年10月,投靠汉奸伪43师师长李辅群(塱鸡)的何键带领日伪军共千余人,分三路进攻沙湾,要消灭广游二支队何成的部队。“沙湾是广游二支队何成的地盘,何是地方的头子。这次战斗实质是沙湾的另一头子何键与何成的斗争。何键投靠敌伪,想把何成赶走,独占沙湾,为非作歹。何成靠近吴勤,要我们支援。”[⑤]
        在吴勤的部署下,林锵云、谢立全和谢斌带领着30多名战士,支援何成部,对敌军进行反击。年轻的独立一中队第一次参加这样大规模的战斗,林锵云与谢立全一起领导作战。“林锵云同志走了过来,我说部队的情绪还不错,问题是不沉着,乱放枪,不注意节省弹药,有个别战士还闭着眼睛打枪。”[⑥]谢斌在战斗中受伤,林锵云随即护送他转移。“在指挥战斗中,我的右掌被枪击伤,掌骨和血管被打断了,血流不止。中午时分,林叔及立全坚决要我撤下火线。为了安全稳妥,林叔不顾辛劳,亲自带我到古坝找医生上药(部队尚未配有医务人员)。当时由于流血过多,我处于半休克的状态。等我醒过来时,见林叔坐在我床边,他拉着我的手无言对坐。那时,我又一次感受到阶级友爱和长辈关怀的亲切温暖。”[⑦]
        林锵云护送谢斌转移后,谢立全指挥部队继续作战。最后,独立一中队打退了400多敌人的进攻,接受了第一次炮火的洗礼。“这一路敌兵有四百多人,我们只有几十人,有的都是新兵,不会利用地形地物,但由于指挥正确,兵士勇敢,打退了敌人多次冲锋,从早上打到下午三点钟,把几百敌人打退了。还缴获了伪军十多条枪,部队情绪很高。”[⑧]
        在林锵云的领导下,抗日游击队与地方势力合作,在顺德建立了西海根据地。游击队既要不断抗击日寇和伪军,又要有效保持地方的安全和利益,在这两者之间开辟道路。林锵云指挥游击队多次抗击敌人,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得到壮大。在西海之战中,我军取得了以少胜多的胜利,打退了敌人的进攻,鼓舞了人民对敌人斗争的信心,证明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抗日武装是必要和正确的。
         为了有效地发挥敌后抗日斗争的作用,游击队有建立抗日根据地的必要性。沙湾战斗后,林锵云率领游击队进入了西海。“西海是顺德一个很富裕的村庄,有四千多人,水稻四千多亩,蔗地四千多亩,鱼塘二三千亩,还有几百亩菜地。”[⑨]游击队是应村里的管事人物梁敬邀请,进驻西海的。“番顺交界处捞家武装‘济群团’三头目钟添、四头目钟潮劫走西海地主霍民宜父子,并向西海人民勒索二百万元巨款,限期交纳,如若不然,将西海杀个片甲不留。在西海人民面临劫难的时候,陈九同志联络乡亲们促使当地头面人物梁敬出面,邀请独立第一中队进驻西海,保卫乡土。部队对外用西海自卫队的名义,给养由地方供给。”[⑩]游击队的给养得到梁敬的同意。“在梁敬的邀请下,我们进驻了西海,并由梁敬等从西海十二档‘番档’收赌规和收禾票、场墟费等款中,拨出少部分作为供给我们二十四个队员的费用。”[11]
        独立一中队在林锵云的领导下,在反击日寇和日伪的战斗中维护西海老百姓的利益。1941年1月,独立一中队以打击“济群团”为名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一支小分队。“日寇进攻西海,企图不让西海糖厂榨糖。日军坐电船来,起初还以为济群团又来抢东西,在梁敬同意下,给日寇以打击,打得日寇连尸首也不敢收就跑了。村中的投降派却害怕起来,派出伪村长欧阳麟去通过伪县长苏德时,对日本警备队长解释,说是误会敷衍了事。”是年11月,独立一中队秘密夜袭了顺德县伪警察大队梁润的一个中队。梁润“带了一个队来到(离西海不远的)泮浦示威,留下一个中队驻防,目的是要向西海、泮浦、坤洲围和磨面沙一带的农民,勒收每亩50斤谷的‘开耕费’。农民请我们帮助消灭这部分反动队伍,保护生产。为了不过早暴露力量,采取了夜袭的方式,结果全部消灭了这个警察中队,缴了几十支枪。”[12]
        1941年8月,林锵云把广游二支队属下的刘登大队改组成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刘登是吴勤属下的一个大队长,他却暗中制造分裂,勾结国民党顽固派。“后来他把广游二支队的重机关枪偷偷地出卖给沙湾同广游二支作过战的伪军头目何键,还留下起义的伪护沙大队那一挺重机关枪给他自己用。这就是刘登投降叛变和脱离广游二支队的开始。刘登在反共高潮中决心投靠国民党顽固派,还表现在把广游二支委任他的大队编入南海县国民党政府警察大队,准备背着吴勤司令把大队拉到大后方边境地区反共反人民。”[13]经吴勤同意,中心县委决定把刘登的部队调回西海,改组为广游二支队第一中队,任命萧强为代理中队长,欧初为指导员,并在实际上接受林锵云的领导。“吴勤司令员和政训室主任刘向东等在广游二支队内部开展反投机倾向的斗争,同时苦口婆心地对刘登做了大量工作,无奈他的土匪意识改不过来。指挥部遂将这个大队改编成广游二支队第一中队,与独立一中队同为我党领导的主力中队。”[14]独立一中队和一中队加在一起,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增至300余人。
        在吴勤的领导下,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得到加强。因此,独立一中队和第一中队遂发起对沙湾的主动出击。“进攻沙湾的队伍约有200多人。由于事前侦察不够准确,敌人守住高大的祠堂,打不进去,打个消耗战,队伍也暴露了。”[15]袭击沙湾的计划受到了敌人的破坏,独立一中队不得不主动撤退。
        攻打沙湾暴露了目标,驻扎在番禺市桥的汉奸李塱鸡对游击队十分警觉和仇恨。1941年9月,李塱鸡派祁宝林为前线总指挥,率伪军3000人,分三路进攻西海。林锵云部署予以坚决反击。“林锵云同志在会上详尽地分析了敌我形势和这次战斗的意义。他指出:‘西海是顺德的门户,是西江交通的咽喉,在军事上是敌我必争之地。同时,西海又是我们在珠江三角洲刚刚建立起来的抗日根据地,保住这块根据地,对坚定这一带地区人民群众的抗战信心,具有重大意义。’他挥动拳头斩钉截铁地说:‘只有打!坚决打!一定要保西海!’”[16]在林锵云、谢立全等的指挥下,独立一中队300余人,民兵70余人及吴勤动员的何成部100余人,机动灵活,英勇杀敌。
        战斗从上午5时开始至下午4时结束,我军彻底粉碎了敌人的进攻,大获全胜。“我军歼敌一个团,击溃敌两个团,毙敌前线代理总指挥祁宝林以下200余人,俘敌100余人。敌人被打伤和在水中被淹死的还有很多。此仗缴获机枪5挺、步枪400余支、子弹万余发。”[17]
        在林锵云、谢立全等领导下,游击队的统一战线工作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结交了不少支持或同情抗日的朋友,党领导的部队影响大大加强。在吴勤牺牲后,林锵云任广游二支队代司令员。他迅速揭露国民党顽固派林小亚勾结日伪李塱鸡阴谋杀害吴勤的罪行,领导游击队继续战斗,给敌人以坚决还击,坚定了广大将士团结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旗帜下。
顺德西海之战后,橄榄自卫大队大队长扬忠决心抗日,他要求广游二支队派部队进驻橄榄。扬忠为什么请求广游二支队驻军?“橄榄镇的地方实力派内部随着起了分化,形成了两派,一派以大地主、维持会长欧某为代表,公开投靠敌伪,成了李塱鸡的忠实走狗;另一派以自卫大队长扬忠为代表,主张自卫,维持现状。”中心县委决定支持扬忠,执行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中心县委对这个问题作了详细的分析研究,认为扬忠这一着不外想利用我们的力量和影响来保住他的地盘,巩固他的地位。但我们同时觉得应该正确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启发他的民族正义感,引导他参加抗日斗争的行列。”[18]因此,中心县委决定派高乃山、何球等70多人分批进驻扬忠防区。扬忠拿出3挺机枪和50多支长短枪装备了高乃山同志的部队。扬忠自己一直坚持抗日立场,后跟随部队转战于珠江三角洲。
    林锵云与“济群团”的大头目马济建立联系,争取“济群团”的工作也在进行。1942年3月间,日伪节节进迫,侵犯到“济群团”的利益。“伪军李塱鸡部的一个团,侵入了顺德县伦教和勒流两重镇,霸占了丝厂,加重蚕桑捐税,不但荼毒了广大群众,还侵犯到当地的地方势力头子的利益。”[19]马济被顺德县二、三、五区地方头目举为首领。他在羊额乡召集会议研究联防之事,特邀广游二支队去人指导。林锵云委派谢立全去参加会议。“谢立全同志带一个队战士去开会。开会期间突然遭到日本鬼子袭击,谢立全同志主动掩护马济等人安全撤退,给了与会的地方头目及周围上层人物很好的影响,使得我们的统战工作更加深入。”[20]并且,应马济再三要求派干部去改编他100多人的部队,林锵云派卢德耀去担任马济大队的大队副。在以后的对敌斗争中,马济大队配合广游二支队作战,起过一定作用。
        1942年5月7日,国民党顽固派林小亚暗中勾结日伪,在陈村水枝花渡口暗杀了吴勤夫妇。“林小亚嗾使梁雨泉、梁明德与驻陈村伪军欧荣勾结,乘吴由陆州坐船往陈村饮茶时,半海中击毙。”[21]吴勤夫妇牺牲后,敌伪还将其尸体运送到市桥,向李塱鸡邀功领赏。李塱鸡如获至宝,又惊又喜,把吴勤夫妇的尸体在市桥东口陈尸三天。5月9日,中心县委在西海开会,任命林锵云为广游二支队代司令员,谢立全为副司令员,罗范群为政治委员,谢斌为参谋长。会议决定揭露和反击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阴谋,在军事上确定进攻林小亚的巢穴林头。
        中心县委会议后,广游二支队全体官兵发布《告各界同胞书》,揭露顽固派杀害吴勤夫妇的罪行。6月,广游二支队发起林头战斗,袭击驻扎在这里的林小亚部下梁桐的联防队。“经过准备,6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们向林头发起攻击,歼敌30多人,俘虏20多人。梁桐被打伤后,从地洞潜逃。我军把林头全部占领。我军随即没收了梁桐的全部财产,在林头召开群众大会,揭露林小亚、梁桐等民族败类投敌叛变,勾结日伪破坏抗战的阴谋和罪行;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我军宗旨和全国抗战形势,并将没收的部分财产散发给当地贫苦群众,其余全部运回西海。”[22]
        9月,林小亚勾结日伪向林头进行反扑。“日军参加的900余人,配10余艘装甲汽船,伪军参加的2000人。林小亚辖下的梁雨泉、梁明德、廖钟等部千余人,共计三四千人同时向林头、广教、北教、黄麻涌、龙涌等地进攻。”[23]经过整整一天的战斗,一部分日伪军冲进林头镇内,并占据了镇内的祠堂。为了避免同敌人拼消耗战,在谢立全的指挥下,部队决定撤回西海。在进攻林头和撤出林头的战斗中,广游二支队均得到了马济的配合。但是,正当马济坚持与游击队合作,逐步摆脱旧势力的影响走上抗日道路的时候,林小亚又勾结日伪发动新的阴谋,收买了“济群团”投敌当汉奸的三头目钟添,他于是年11月杀害了马济。
        1942年10月,中心县委在顺德西海召开会议,研究了珠江三角洲地区的形势,认为现在日伪顽勾结起来围攻西海,敌我兵力对比悬殊,西海地区回旋余地小,不利于保存和发展力量,必须分散主力,另辟新区,把抗日游击战争扩大到更大的地区。会议决定,主力部队从西海转移。主要分为两支部队:林锵云和谢斌带一部分主力,秘密开到禺南地区,在扬忠掩护下开展隐蔽斗争。谢立全带领欧初、谭桂明的第一中队的部队开到中山五桂山地区。从西海战略转移后,林锵云、谢立全领导广游二支队打开了珠江三角洲地区敌后抗战的新局面。
        珠江三角洲地区抗日游击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立起来的抗日武装,是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与地方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林锵云作为游击队的领导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领导实现与吴勤领导的广游二支队为代表的统一战线武装的合作,建立西海根据地,指挥西海战斗的胜利。在敌人阴谋杀害吴勤后,他领导游击队继续战斗,建立起一支日益壮大的抗日武装游击队。面对强大的敌人,抗日武装实行了伟大的西海转移,打开了南海、番禺、顺德抗战的新局面,成功地建立了中山五桂山根据地,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的建立奠定了基础,为伟大的抗日战争的胜利建立了功勋。


[①] 萧克:《<怀念林锵云同志>序》,载《怀念林锵云同志》,页1,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②] 罗范群:《林锵云同志的革命精神永垂不朽》,载《怀念林锵云同志》,页14。
[③] 林锵云:《林锵云的回忆》十,开始搞武装斗争,页16、17,1964年林锵云的访问记录。
[④] 林锵云:《林锵云的回忆》十四,关于吴勤,页21。
[⑤] 林锵云:《林锵云的回忆》十一,中心县委成立,页5,载《珠江洪涛》,广东党史资料丛刊1985年印。
[⑥] 谢立全:《珠江怒涛》沙湾初战,页27,广东人民出版社1961年版。
[⑦] 谢斌:《忆林叔:我的好领导、好长辈》,载《怀念林锵云同志》,页31。
[⑧] 林锵云:《林锵云的回忆》十一,中心县委成立,载《珠江洪涛》,页5。
[⑨] 林锵云:《林锵云的回忆》十二,创建西海根据地,载《珠江洪涛》,页5。
[⑩] 谢斌:《珠江抗日的中坚力量》,载《珠江洪涛》,页61。
[11] 林锵云:《林锵云的回忆》十二,创建西海根据地,载《珠江洪涛》,页6。
[12] 林锵云:《林锵云的回忆》十二,创建西海根据地,载《珠江洪涛》,页6。
[13] 刘向东:《回顾珠江纵队》第四章,页38、39,广东党史资料丛刊1984年印。
[14] 欧初:《少年心事要天知》第五章,页56,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15] 林锵云:《林锵云的回忆》十二,创建西海根据地,载《珠江洪涛》,页6、7。
[16] 谢立全:《珠江怒涛》西海大捷,页85。
[17] 谢斌:《珠江抗日的中坚力量》,载《珠江洪涛》,页63。
[18] 谢立全:《珠江怒涛》激流暗涌,页98、99。
[19] 谢立全:《珠江怒涛》草泽春秋,页137。
[20] 谢斌:《珠江抗日的中坚力量》,载《珠江洪涛》,页65。
[21] 林锵云:《林锵云的回忆》十四,关于吴勤,页21。
[22] 谢斌:《珠江抗日的中坚力量》,载《珠江洪涛》,页66。
[23] 严尚民:《珠江人民子弟兵抗战史》,载《珠江滚滚》,页99,广州地区老游击战士联谊会2005年印。
Copyright 2017-2020 www.gznjs.cn All Rights Reserved
毛泽东同志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ICP备18020563号